杨榨资讯

杨榨资讯» 杨榨资讯>旅游>“我和祖国共成长”作品展播|援建亲历者的游牧体验手记:《河流
相关新闻

“我和祖国共成长”作品展播|援建亲历者的游牧体验手记:《河流

2019-11-18 16:09:06 阅读:4263

[编者按]为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,在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的指导下,由四川省文学艺术协会、四川省作家协会、四川日报集团、四川广播电视台、四川新闻网络传媒(集团)有限公司联合开展的“我与祖国一起成长”优秀文艺作品征集展览活动获奖作品在封面新闻上展示。

封面记者张杰实习生张585

今天的散文来自作者陈美英的《河源》。石渠是四川最大的畜牧业县,位于四川和青藏交界处,远离交通干道,是四川最偏远、最贫困、最寒冷的地方。由于石渠的特殊性,许多干部从成都和甘孜来到这里协助工作。

2011年,陈美英进入石渠考察游牧产业和游牧生活经历。当时,石渠正处于推进现代化的困难时期。她和其他石援干部在这个冰雪之地战斗过。现在,石渠的条件有了很大改善,野狗侵扰和棘球蚴病高发的问题得到了控制。陈美英整理了当时的笔记,形成了这篇文章,以证人的身份向每个人讲述了她眼中的石渠。

这条河的源头

□陈美英

八月底,山谷里下雨了,山顶上下雪了。公共汽车离开甘孜前往牧区石渠。一路穿过被雨和雾笼罩的田野,来到海子山的是辽阔的雪原。小山很平缓,汽车上下盘旋,速度非常慢。天空和大地都是白色的。一个喇嘛和一个穿藏袍的男人骑马穿过群山,给这幅画增添了趣味。山中间有一个黑色的帐篷,旁边散落着十多头牦牛,它们低头在雪中寻找草根。

在茫茫大雪中,顽强的生命匍匐在我的脸上,令我肃然起敬。想起从莫夕一路看到的牦牛,它们在高高的草坡上移动着巨大的身体,让我感到稳定和强大,最后我漂浮的心落到了地上。

在巨大的雪山上,出现了一片广阔的草原。草坡延伸起伏,山顶积雪,绿草交错。气势比羌塘草原更宏伟、更生态。选择偏远的石渠进行青藏畜牧业考察和游牧体验似乎是正确的决定。在磨溪思考了许多天后,参照香格里拉的“中国国家地理”草原考察路线,我选择了石渠。在草原上开车需要很长时间。只有当几个路边商店出现时,人们才能去厕所。每次我去厕所回到车上,和我坐在一起的小男孩都站在车门外,对我微笑,让我先上车。他把我当成一个大孩子,说我才十几岁。如果有人欺负我,他就不会对他有礼貌。我们聊了一路,他父亲收养了三个孤儿同学。

路边出现了一条大河。它清晰而宽敞,已经和我们在一起很长时间了。道路崎岖不平。一段河流被大坝堵塞,在大陆之间形成漩涡。在涡流中,有一条摩托车经过的路。我们的车在高空行驶。我欣赏水上的道路、泛光灯照亮的河流、周围的山脉和大陆上的房屋。当我下车时,我看见石渠县汽车站有一个木制的标志和一个空的泥泞的院子。售票处只是一扇紧闭的木窗。售票员在街上用他的手机卖票。在县城,也可以看到牦牛黑点在山坡上移动。

从磨溪到石渠,我花了三天时间熬夜。在石渠的第一个晚上,我准备接受比甘孜更高的反对意见。幸运的是,在我晚上从头痛中醒来后,我能够平静下来,再次入睡。第二天,醒来没什么大不了的,这表明我可以适应海拔超过4000米的石渠。我打电话给国家文联的朋友,请他们联系石渠当地的人们。

中午,一些干部来扎西卡酒店接我,让我一起吃饭。这次当地联系人建军从一开始就把我当成了朋友,这与过去不同。他帮我拉箱子。我拎着包,走到中心区的餐馆坐下。

“我很欣赏你来石渠。”建军说。

这个声音激起了所有的情感。两个干部在他们旁边坐下,说了同样的话。

我感到很受鼓舞,回答说:“谢谢。”

难道是因为石渠海拔高,他们才这样称赞我?

晚饭后,军队请我去他们的宿舍,中队坝子旁边的一排平房。把行李拿到女干部宿舍,军队对她们说,晚上让我呆在这里。然后让我在他的宿舍里坐下来和我简短地聊一聊。

直到那时我才明白,这不仅是四川最大的畜牧业县,也是四川最偏远、最贫困、最寒冷的地区。这里野狗猖獗,包虫病高,干部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注意饮水。在他们居住的县中队的院子里,扔出了许多桶矿泉水,这是来自外界饮用水的遗留物。

他们为什么叫石头援助干部?因为它是从甘孜州其他17个县送来帮助石渠的。

“难道其他国家不需要这样的帮助吗?”我问。

“干部援助石头”是一个新名词。起初很突然。为什么我们不熟悉援藏干部?这是石渠的特殊性,需要国家的帮助来推进现代化。四川最大的县石渠,位于四川和青藏的交界处,远离交通干道。除了成都援助西藏的干部外,还有100多名国家干部在援助军队。

棘球蚴病是牧区的人畜共患疾病,需要严格预防,军队已经告诉我注意事项。

他拿起桌子旁边的一根棍子说,“晚上最好去街上的厕所。带上棍子。野狗太强壮了。他们想追人。”

我暗暗吃惊,接过棍子。

建军从下铺的床头拿出一个橙色的手电筒递给我,说:“晚上出去的时候带上手电筒。到处都是频繁的停电和黑暗。”

建军要回去度假。把他的两件保护性宝物递给我。我问他这些天会做什么。他说他会去乡下,告诉我从牧场回来住在这里。

当我从菊木村的农场回来的时候,我呆在宿舍里,等待干部们的帮助。

我很高兴我完成了检查并经历了游牧生活。整理笔记的时候,我利用这个时间去酒店的厕所看看街上。牦牛在山坡上悠闲地吃草。我在异国他乡感到孤独。石头救援干部张博及时把我拉进人群,让我喜欢这里的集体生活。渐渐地,我认识了许多干部。

与此同时,大瓦省长一行陪同石渠省发改委进行调研,随后他们将前往德格。我写了一份搭车申请,一大早就上了张博的车,在十字路口等着。州政府车队结束后,张博下了车,前往州长下榻的酒店向秘书长递交申请。

我看着张博辛劳的身影,鼻子不禁酸了。

"你真勇敢,一个人来到石渠."邓天说,辅佐石干部。

我回头看着坐在汽车后座的他,笑了笑,什么也没说。坐在他旁边的杨师傅看着我,什么也没说。

邓天让我猜猜他的名字。这怎么可能呢?他自己报告了他的名字,并让我分析他是如何得到它的。因为一天晚上,我在他们宿舍喝酒,分析了一个能从他眼睛里看到人心的干部的名字。我分析了滕天的名字,当然知道了。怎么有一句话,也太动态了。原来他家里的六个兄弟姐妹都有这个铭文。从大哥到六哥,他给了我一份清单,上面列出了要列出的内容以及他对清单的理解。他还结合了六个人的经历来分析与他们的命运相符的名字。

我转过头去听他说话,弄酸了脖子,揉了揉。我走出车门,站在他的面前。我在温暖的阳光下晒太阳,看着他。

“你有丈夫吗?”邓天问道。

我摇摇头。登说,我可以想起他。没有答案,我不会开这些玩笑。这时,张博在发送完申请后回来了。

张博发动了汽车。我们在石渠街闲逛,气温很低,从岔路口穿过宽阔的大街。就像一只张开翅膀的鹰,它让翅膀自由地拍打空气,举起它自由的心。

我不时看到大狗睡在街上。一些大狗包围了餐馆。天很黑,像墨水一样散落在各处。

“这么多狗?”我说。

在100米以内有一个,晚上追人,咬人。他们说玉树带来了很多钱。

太阳渐渐升起,给石渠的街道镀上了金。开车的喇嘛把车停在商店门口,深红色的身影飘出车外,好像是一朵红色的云。红云的数量就像恰好重合的晚霞。

他们拿着手机,谈笑风生,他们潇洒的样子随处可见。

一个年轻英俊的喇嘛,穿着袈裟,嘴里叼着冰淇淋,跑进了杂货店。太阳在他的皮肤和袈裟上涂了一层光。他的袈裟是一顶自然的大帽子,头上有皱巴巴的样子。

我说,“这很酷。”

从石渠县出来,我们沿着公路开车到20公里外的沙蒙镇。牦牛看到我们经过时会抬起头来。一些牦牛在我们前面穿过马路,并不着急。小溪在草地上流淌,鲜花插在地上。牧民定居房屋的统一模式掠过车窗,在他们旁边搭起帐篷。乡政府坐落在群山之中,不远处是一条大河。

大坝周围有三个平房,里面有帐篷。我们去了政府,张博和当地干部协商,请我坐在女干部的房间里。两个清真风格的布幔将房间分为住宿区和办公室,里面有床。带电炉的茶几兼作会议桌。我们在沸腾的锅周围交谈,蒸汽充满了空间。

他们自己和当地干部一起做午饭。他们互相催促吃饭。每个人的头都靠近桌子,筷子互相接触。他们一再建议我多吃点,说作家很少来。

在乡镇干部中,有一个年轻人来自乡镇。啊,乡镇和城市!在康巴作家瓦西的作品中,我欣赏乡村和城市的美丽。瓦西的作品大多写他的亲戚。在我看来,农村和城市就像家乡。这个年轻人是瓦西里的亲戚。我们聊了几句。他很高兴他和他妹妹学习了九加三,都被石渠的公务员录取了。

午饭后,我们开车去河边。杨师傅带了一张渔网,现在他必须展示他的技艺。草地太大了,汽车颠簸行驶了很长时间。我们下了公共汽车,走了几分钟才到达海滩。

阳光透过云层照耀着河流,令人眼花缭乱。杨师傅卷起裤腿,走进了河里。他在一个浅水处涉水过河,把渔网拉到对岸。渔网把鱼拦在了河的狭窄部分。几分钟后,杨师傅取回了渔网。我们蹲在地上,抓住网里抓到的鱼,一条一条地放进口袋里。花鱼身上覆盖着豹状斑点,它们的身体像草鱼一样又长又圆。远处的草坡不时被云影覆盖,但云影并没有跑到我们的头上。我被太阳晒得头疼,甚至连帽子都不会戴。今晚有鱼吃。杨师傅的食堂将为我们提供一顿丰盛的高原鱼晚餐。当我们继续向前行驶时,河水变宽了,天空突然变得阴沉起来。在挖沙区周围,我们把车开到前面。它离运沙的大卡车很远,所以看不清楚。

杨师傅这次不能过河去打网了。这条河太宽了,也太深了。河边只有两个有石头的地方,让鱼抓住它们,然后钻进网里。最后,只有一条花鱼上线了。

再到前面去,换个地方拿网。

张博回到草地,开车去了钓鱼的地方。

一条小溪从草地流进河里,挡住了我们的路。杨师傅跳过去,我跟着他。当我们着陆时,我们都踩到了水,弄湿了鞋子。邓天成功地跳了起来。

一条更宽的溪流出现了。杨师傅脱下鞋子,涉水而过。邓天也脱下鞋子,走进冰冷的小溪。

"你要脱鞋还是我来抱你?"邓天转向我,说道。

我的心如此温暖:“你可以抱着我。”

他微微弯下腰,提着他的鞋子、我的相机和装鱼的白色塑料袋。我扑向滕天的背,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肩上,靠在他的头上,让他好好抱着我。他小心翼翼地把我送到对岸,挣扎着爬上岸,但我拒绝下来。

“你不怕他们会嘲笑你吗?”滕天说。

再来四次,因为来回有三条溪流。有两次海岸非常高。我蹲下,站在岸边,然后扑向他的背,感觉与众不同,与他人很亲近。我说,唉,就像骑马一样。

他有点嗔怪地说,“你习惯了吗?”

张博开车过来,下了车,向我们走来。我看不清楚太阳镜后面的眼睛。他没有笑容。我不知道他会怎么看我们。

我们继续穿过小溪,继续前行。腾天紧张地涨红了脸,害怕我会摔倒。我看到河底的乱石,担心会伤到他的脚。

“你真轻,”滕天说。在我的一生中,我从未怀过这样的女孩。"

过河后,杨师傅似乎没有注意我们。他只是边走边找鱼。我们没有找到任何鱼,我们要向前看很远。

我和邓天走在后面。他的脚被草叶上浓密的荆棘刺伤,他打算穿鞋。我建议他穿上袜子,然后再穿上鞋子,这样他就只能洗袜子而不能清洗鞋子里面。我坚持要系他的鞋带,但他没有,但我为他系了一根。

"请允许我为你做出勇敢的努力!"我说。

我们继续在张博的车里钓鱼,只钓到一条花鱼。

回到乡政府后,张博让我和杨师傅先走,他和邓天去拜访了沙蒙乡和其他领导。他们坐在门口的长椅上,看着我和杨师傅离开。杨师傅开着张博的车。我穿过窗户,看见邓天那双棕色的美眸闪闪发光,就像流淌着思想的河流。张博看见我看着他们,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身体,显出害羞的样子。

几天后,我看到另一双棕色美丽的眼睛,长在像英国演员裘德·洛这样的牧人脸上。

下午,烈日高挂,伤了我的脸。我眯起眼睛,从宿舍里去了酒店厕所,为干部们搀扶施。戴毡帽的牧民蹲下来割草,把面包袋扔在他们旁边。看到我偷看,他暗暗高兴。从早上到现在,当我去厕所的时候,我看到了他,感觉很熟悉。这次我经过他身边,发现裘德洛是典型的康巴人版本。

第二天下午,我戴上墨镜去厕所,看见裘德洛在割草。他穿着一件白衬衫、黑裤子和一顶棕色帽子。他旁边站着一个初中生,正在说话。我在草坪上躺了一会儿,忍不住走了。初中生向我打招呼,并和他一起向我微笑。通过初中生的翻译,我了解到他是来买酒店草坪上种的草,然后把草割回来喂牛的。饲料寿命很短。牦牛冬天吃草根,储存干草。我说他的帽子不错。他脱下它,戴在我身上,用棕色的眼睛欣赏着我。他的头发齐肩,被帽子压在头皮上,帽子仍然又厚又黑。当他笑的时候,他的牙龈是红色的,有点吓人。我称赞他英俊,初中学生为我翻译。他害羞地笑了。初中生让我去酒店看看裘德洛戴的那种帽子。读完之后,我发现我的一副太阳镜掉了,我在草坪上找不到它。我和裘德·洛道别了。我回到住处,在石元干部的聊天小组里坐下。想想他还在割草,那就是现实生活。我想给他拍照,但我没有懒洋洋地移动。

第三天晚上,我又去酒店上厕所,发现他在那里割草,远处山坡上的牦牛合成了康北牧区的美丽画面。挥舞镰刀的裘德洛在夕阳下更加优雅。他示意我过去。他告诉我昨天丢失的镜头在草坪上。他在草地上捡的。我说,我买了新太阳镜,让他扔掉。我看着他割完草坪一边的草,把最后一个口袋捆起来。我拿着口袋问他,你想修剪另一片草坪吗?他说,不准切割。绑好口袋,他把它们拿到酒店的墙上,然后把它们堆起来。他向我挥手,走到酒店大堂商议此事,正要回家。从他家坐公共汽车到县城需要一个小时。我向他道别,没有马上回去。他出来了,天渐渐黑了,他的眼睛仍然那样闪亮。

他冲着我喊,用藏语说,“卡马利达?”

我说,“卡马利达?”

他补充道,我又问了一遍。我让两个及格的学生翻译那个句子。学生们红着脸跑开了。当我让路过的藏族妇女翻译这句话时,裘德洛突然跑开了。

裘德洛再也不会来割草了。我们分手时,他用半边天的中文让我明白了。堆积在酒店门口的绿色编织袋里满是草,这让我总是想见到他并把它们带走。

是否找到他并去他家当牧民已经成为我当前的问题。如果你走了,就有可能出不去。语言障碍是最大的障碍。当我想到离开离菊木村很远的牧场的挣扎时,我只能想到我还没有结束的牧场生活。我想如果我叫市长去裘德洛家,但裘德洛是我的名字,我不知道他的藏语名字,但这是个问题。当时,我们说了自己的名字,他艰难地读了我的,我读了他的,都为这个奇怪的名字感到奇怪,但我几次都没有把他的名字读清楚。

街上不时有人骑马或骑摩托走过,骑摩托者居多。蒙沙乡司机带我去看上千只牦牛的吃草图,牧人也是骑摩托赶牛。这些长发康巴汉子掠过石渠街头,其潇洒豪放状美得让我感到一阵阵眩晕。他们身上

pk10注册送58 江苏快3购买 pk10注册送38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


上一篇:关志鸥 于杰到省文博会滨州展区参观指导
下一篇:全球已有30多家央行降息!全球大放水中关注三条投资主线

热点新闻

社会新闻